是谁

搞基佬

【灵洋】樱桃树

*谈恋爱

*“我想对你做春天 对樱桃树做的事”

*甜,一篇完


    01

木子洋醒过来的时候灵超正睡在他边上,小男孩睡相奇差将被子都卷走,乱糟糟裹着上身,细细瘦瘦两条腿偏偏又露出来,正架在他腰上。

他半梦半醒,眯着眼睛含含糊糊叫:“小弟。”

嗓子沙哑,一瞬间几乎不知道有没有叫出来,不过灵超从被子里露出了个毛茸茸的脑袋,然后是手臂,手臂伸出来自然而然地搂住木子洋脖子,栗棕色的短发蹭着他的脸——是灵超靠过来了,连带着被子里暖烘烘的热气,年轻而鲜活的肉体,和木子洋熟悉的那个气息。

“洋哥乖啊。”

他于是又睡过去了。

 

02

更早一点的时候木子洋没想着跟灵超谈恋爱,灵超比他小了差不多七岁,黏在他身边的时候乖得跟兔子一样,口袋里装着巧克力嘴巴里含着棒棒糖,说话的时候每个字都是水果味。

刚熟悉那会儿木子洋伸手摸他脑袋,既疼爱又敷衍真的像顺小白兔的毛,从头捋到尾还要将耳朵撩一撩,殊不知伪装成兔子的小狼狗本质上依然会嗷嗷叫,这个事实木子洋直到日后被灵超压在车后座分享水果味的时候才明了。

七岁的差距不算多也不算少。

这个不多是相较于花甲之年富翁续弦,不少却是比一比身旁朋友就可以知道。

木子洋从前觉得自己算不上什么俗人,对着灵超却很难不患得患失。他躺在卜凡等人形哈士奇边叨叨边剔蟹黄,怎么想怎么觉得下不了决定。

木子洋不是没跟男孩子谈过恋爱,但是跟灵超在一块的感觉就是很奇怪。卜凡全神贯注地啃蟹脚问他怎么奇怪了,木子洋噎了一下,居然觉得有些说不出口。

其实这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呢,灵超比他小了七岁,他在学校做风云人物的时候木子洋刚开始走高定,他流眼泪写疼痛文学的时候木子洋台步走到脚出血,木子洋交第一个女朋友的时候灵超可能还戴红领巾。

距离太远了,理由相当充沛,而木子洋此刻却觉得无法说给卜凡听,然后有千分之一秒的瞬间,木子洋忽然意识到,自己其实很想跟灵超在一起。

那会儿的流行语里面有一句是你清醒一点,做成表情包版本万千。木子洋心烦的时候脑子里各个版本的表情包就会轮番出现,形形色色的人都在跟他说你清醒一点,于是他也就真的清醒了,揉着眼睛对卜凡说:我念小学的时候他还是个受精卵……你说我是不是变态?

卜凡:你揉啥眼睛啊一股蟹味。

 

03

然而木子洋的清醒似乎也没持续多久,一个小时之后灵超开车过来,强行顺路要捎他回家,木子洋在年纪小的暧昧对象车上听见了对方的告白。

秋冬时节车窗紧关,灵超的车上全是一股飘飘乎乎的水果甜香,木子洋的眼镜夹在鼻尖上,他宽大的粗针毛衣邋邋遢遢地挂在身上也别有一种颓废好看。

他拒绝的时候没看灵超,家楼下舔爪子的野猫和摇动树影每个都比灵超好看。话虽如此,其实不然。

木子洋:弟弟,你还小……

木子洋:弟弟,你看,我们差得太多了……

木子洋:弟弟,我三十五岁的时候你才二十八……

灵超:那你喜欢我不?

木子洋说沉默了很久,直到树静了又摇,猫舔完前脚舔后脚,灵超细细白白的手就握在他的腕上,年轻人的热度从微湿的掌心传递过来,温暖又妥帖。

他的手指轻轻蜷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手心也发了汗,木子洋稍稍的挣了一下,他扭了扭手,转而握住灵超的手腕。

“喜欢。”

 

04

此时此夜难为情。

 

05

他跟灵超第一次逛超市时买了两个粉红色的刷牙杯,灵超蹦蹦跳跳挑儿童牙膏的时候木子洋没忍住打了他的屁股,小男孩捂着屁股跳起来躲到购物车后面:“在家里打一打也就算了,怎么在外面……”

木子洋用购物车里的巧克力威胁灵超束手就擒,而新上任的小男朋友誓死不从,他撒着娇抱住木子洋腰的时候,木子洋习惯性的去握他的手。

灵超的手还没有像木子洋那样骨节分明,线条清瘦,充满了男人的味道,但却也是修长好看,腕关节像嶙峋的礁石,木子洋一触,就有一浪一浪的海水扑在上面。

跟灵超在一起的时候木子洋仿佛也变得很小。他半推半就被恼羞成怒的小孩子塞进购物车,从牙刷的货架一直推到拖把。

购物车不算大,挡板收起来才能勉强坐进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木子洋挡着脸,帽子压下来挡着眼,所幸家用区的顾客不算太多,除了灵超,没人看见他露在外面的耳朵和后颈全都红成了一片。

哥哥,灵超低下头叫他,温热的气息就打在他裸露的脖子上,木子洋微微一颤,感觉到一个温柔的吻落在他隆起的第一节脊椎骨上。

 

06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木子洋的呢,这个问题对灵超来说真的有一些为难。他是被岳岳介绍给卜凡,卜凡又介绍给木子洋。

见面那天木子洋帮朋友代班看花店,穿随意的薄卫衣,围着细格子的布围裙,腰掐得很细,肩膀平而英俊,没有什么旖旎的意味。

打招呼时木子洋偏过头来,手绕到被后拉开绑带,后腰的蝴蝶结打得很是端正,被他轻轻一拉系带就松开了,那个场景无疑有一种拆礼物的幻视感。

这一幕日后无数次地在灵超的脑子中浮现出来,就像退潮时洁白的沙滩,镶嵌着贝壳石子,还有慌慌张张的小螃蟹。灵超的择偶标准上立刻就加上“木子洋”,后来又过了一些时日,除去这个名字之外的所有条件,居然都被一一地划掉了。

他开始跟木子洋撒娇,示弱是缩短距离的第一要诀。

木子洋摇着巧克力逗他的时候,灵超克制着自己的眼神不要只顾贪恋他颈侧的线条;

木子洋抱着他哄他去叠衣服的时候灵超反握住那个人的手腕,开始想象他咬住手背抑制喘息的模样;

木子洋被鬼片吓到哭往他怀里靠说弟弟抱紧我的时候,一万只迁徙的角马跑过枯涸大地,不知疲倦地奔向一条不息的河流。

整个世界都在颤抖,缓缓地坠落,他在脑海中演变过一千遍亲昵的动作,最终仍只是捂住对方的眼睛,再收紧了拥抱木子洋的手。

不要怕啦,洋哥。

他们紧紧地靠在一起,近到能够接住木子洋眼角温热的眼泪,近到能够感受到他因为恐惧而加快的心跳。

灵超捂住他的眼睛,在无人发现的场合轻轻吻一吻那个人浅色的头发。荧屏中的主角在惊声尖叫进行一场追逐战,而木子洋紧绷的身体却在灵超怀里慢慢地放松,灵超的脸颊挨着他的额角,感觉到怀里的人反手揪住了自己的衣袖。

之后还会有无数个对木子洋说不要怕的时刻,不管是面对压轴的清蒸大闸蟹还是中毒电脑上突然跳出来的女鬼头。

而此刻,则是灵超下定决心、想要余生也能对木子洋说出“不要害怕”的那一秒钟。

恋爱游戏的进程不断在增加,不久的将来,就会有“happy ending”的标签即时印下。

 

07

一切的一切则更早开始。

初次见面的那天,阳光充足的下午,温暖花店中,肩膀上沾着蔷薇花瓣的木子洋伸出手,温柔又戏谑地摸了摸他的头,像拨弄兔子长而柔软的耳朵,掠过他的额头又下落,轻轻掩住了小狼狗那双善于伪装的眼瞳。

他从木子洋指缝中望出去,看见了一个烟粉色滴落的春天。



【end】

想写非典型ABO

下次写

评论(33)

热度(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