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搞基佬

谈恋爱与耍流氓不可兼得

*ABO OOC

*富贵有财,异坤,灵洋

*大型贵圈真乱现场(x)

 

01

Justin赶过来的时候,朱正廷靠在蔡徐坤怀里仰起头温柔地说:“坤坤,可以麻烦你出去一下吗?”

他说话的时候总像是有点害羞,没有什么攻击力,斯斯文文,就算情况紧迫也还是语速适中,如果只听声音的话,谁也想象不出此刻的房间里全都是他身上软乎乎的苹果味道。

朱正廷的信息素跟人一样清新柔软,甜美得叫人喜欢,尤其是对面的那位alpha——从来都是奶娃娃样子的男孩子显出了少见的硬气,Justin伸手将人接过来,很客气地对蔡徐坤说道:“交给我吧。”

在练习室房门重新关闭之后他在门口见到了正在补打抑制剂的其他练习生,Omega的突然发情对alpha是一场灾难,而这种灾难又很容易引发出其他的麻烦,比如说一起练习的其他Omega也会被诱导得烦躁不安,好在蔡徐坤自己不太受影响。

王子异凑过来在他耳边嗅了嗅,动作夸张得很像是舞台剧上演中:“你闻起来像被苹果腌了一样。”

蔡徐坤挑挑眉毛:“真的吗?”他侧过脸去闻了闻自己,的确感觉浑身都是朱正廷清新甜美的信息素味道,明快的苹果香气在他身上萦绕不去,闻起来就好像是他自己的气味,只是那软乎乎的香笼罩在他周身有诸多别扭,简直如同花魁本人是柔弱无骨傻白甜一样玄幻。王子异没说,但蔡徐坤看出来了,他很没有必要的补充了一句:“我信息素不是这样的。”

王子异啊了一声:“那是什么样的?”

蔡徐坤假笑:“人间富贵花。”

 

02

练习生里有许多A装O,O装A的,比如坤音那个情急之下找自己借抑制剂的粉毛,就是一个装A的典范。

高个子的木子洋因为一头烟粉色短发在蔡徐坤脑子里留下了一点印象,蔡徐坤把随身携带的抑制剂掏出来,递给了状态已经很糟糕的Omega,这场景庄重地仿若传达一个神谕。

但神意不会在小小的楼梯间中降临。艳光四射的美貌C位靠在逃生梯上,看木子洋坐在灰扑扑的楼梯上胡乱的撸起袖子,露出清瘦而结实的小臂,发情期使得木子洋握着抑制剂的手有一些颤抖。

既然自己一时兴起来安全通道撞见了木子洋,并且贡献了一只抑制剂,那不如送佛送到底——蔡徐坤人美心善开口道:不如我帮你。

他跳下来接过那管小小的针剂,握住了木子洋的手臂。木子洋手臂上的暗青血管仿佛一条安静的地下河流,蔡徐坤将抑制剂打进去时,听见了河水在溶洞中呜咽的回应。

大概因为错过最好的时机,发情的症状在注射之后也还没有完全褪去,木子洋靠在粗糙水泥墙上艰难喘息的样子跟alpha的身份没有半点关系,烟粉色的额发覆盖了青年潮湿的眼睛,将软弱和无能为力收敛在那里。空气中充满了雨后森林那种潮湿而清新的气息,像一个隐秘的陷阱在昏暗中向蔡徐坤靠近,好在他从来对此无动于衷。

蔡徐坤规规矩矩地问道:“我有什么能帮你吗?”

木子洋轻轻地颤抖了一下,他垂下头露出修长的后颈,如同猫咪终于下定决心对陌生人袒露出了肚皮。他整个人都像落进了无尽的羞赧与难耐的梦境,沙哑的声音带着欲滴的雨:“可以咬一下这里吗?”

光洁的皮肤下埋藏着敏感的腺体,蔡徐坤揽住他的肩膀,有一点犹豫的咬下去。尖锐的犬齿扎破了脆弱的地方,Omega在他怀里发着抖,有温热的眼泪落到他的肩头。

互相帮助的Omega在事后简单的聊了几句,此情此景虽无一根烟也要有什么其他东西代替,木子洋喘息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快融化的巧克力,问蔡徐坤道:“你吃吗?”

他一般不吃这些催人发胖的玩意,但偶尔放纵也还说得过去。蔡徐坤接过来拆开包装放进嘴里,问他:“你干嘛一个人跑出来啊?”

木子洋对他笑一笑,带着那种奇异的温柔与虚弱,充满了纵容和宠溺:“屋里有小孩子……”

这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他不知为何不想让那个小孩子知道自己是个Omega。这时候的木子洋还傻乎乎的相信资料表上的信息——整个BC221,只有岳老队长知道软糯可爱的小幺是个alpha,人形哈士奇与感性小模特一样的天真纯洁,不知辨别食草动物与捕食者的差别。

木子洋有些惊叹地说道:“你真的是个Omega啊?”

蔡徐坤歪歪脑袋,木子洋的头还枕在他的肩上,像特地撒娇:“不像吗?”

木子洋诚实:“你走进来的时候,我以为肯定要被标记了。”

他对Omega的身份既没有反感也没有特别喜欢,只是事业至上,也没想跟其他人搞,因此这些年将定时注射抑制剂记得比歌词都牢,渐渐也对“发情期”失去了概念,今天一见还觉得颇为神奇。

蔡徐坤盯着他鼻尖薄薄的汗水笑道:“我真的是Omega啊。”

“喏,”他尝试性的靠在木子洋肩上:“这么不像吗?”

木子洋唔了一声,他从走秀时期就将性别写成alpha,一直延续至今,这算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行业里也有alpha出于外形定位的考虑将自己塑造成Omega。他以为蔡徐坤也是这样。

又过了一会儿,传说中的小孩子过来找他,楼梯间的空气仍然带着一种淫靡的余韵,让灵超准备迈进来的脚步何止停了一下。小孩子磕磕巴巴地叫了一声洋哥,看见艳绝练习生的那位C位正歪在哥哥的肩上,风情万种母仪天下。

“哥,”他乖巧地在门后露出一双干净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攥紧了揪住衣角的手,“我妈喊我过来找你了。”

 

03

蔡徐坤确实是一个Omega。

这个事实同“他是一个alpha”一样理所当然又叫人不可思议,蔡徐坤是一个不那么Omega的O,他就属于那种好像往哪边靠都可以的类型,强势的A也好,令人遐想的O也罢,甚至说他是一个beta也有不低的可信度(因为调和其中)。

不过这世上更多的还是外表与内在一样诚实的人,比如朱正廷。朱正廷属于表里如一的典范,他看起来是个O实际上也是这样,基本上就是照着生理课本介绍的那样长:性格温柔说话和气,信息素清淡又甜美,适合被所有人喜欢。

这位Omega之光在突然发情事件的第二天回到了练习室,对着在紧急关头不怕“被发情”,反而紧紧把自己抱在怀中的蔡徐坤说了感谢。

说谢谢的时候蔡徐坤正在喝水,灌得太猛水从嘴角流下来,朱正廷拿了纸巾很细致地帮他擦去,被巧克力香包裹的苹果味慢悠悠地飘过来,像一道精美的点心一样,蔡徐坤打哈哈:是Justin来得及时啦。

朱正廷就有一些不好意思,他与Justin并排的时候,哪怕只有十步路往往也要牵手,每天在小男孩充满占有欲的恋爱眼神中浸泡,宛如澄澈湖水中一株飘摇水草,但仍然会因此感到快乐和害羞。

他低头的时候蔡徐坤不小心瞟到了Omega后颈的牙印,深红色的一个吻印在那里,被柔软的发丝挡住,能想象出下嘴时的体式、和深情吮吸。

朱正廷把纸巾揉成一团,状若无意地问他:“我从来没闻见你身上的味道啊,”一般人身上多多少少都会闻到一点,尤其是昨天靠的那么近,“昨天也没有。”

蔡徐坤诚实:“我一直都是这样啦。”

 

蔡徐坤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这称得上是练习生三大未解之谜第一名,剩下两个分别是:张PD用的是什么粉底液与李荣浩老师到底能不能睁大他的眼睛。

不管是同寝还是同组,总之从来没有人闻到过蔡徐坤身上的味道,而这个问题在智勇双全的小朱MM的询问之下得到了解答,据说是年轻时候抑制剂剂量太猛导致的副作用,因此才导致作为一个Omega,蔡徐坤闻起来清淡得过头。这与明艳外表形成了极大反差,像是一张白纸一样谁的味道都能够沾染。

色情程度快要赶上那天软在蔡徐坤怀里,回答“你没有打抑制剂吗”的朱正廷。

“那个……”朱正廷害羞地垂下眼睛,“我对抑制剂有一点过敏……”

 

04

这天晚上蔡徐坤跟王子异一起练习到了很晚,收拾东西的时候,把alpha写在额头上的友人告诉他:“大家都在八卦你的信息素。”

蔡徐坤一个懵逼:“什么?”他没想到比自己先红的是自己的信息素,当即停下动作一脸震惊地追问,“这能八卦些什么?”

王子异挠着脑袋,他帽子上飘飘摇摇的长带子跟主人一样外向活泼,蔡徐坤忍不住盯着看了一会儿——他跟猫咪一样有那种奇妙的特性——伸手拨了拨,然后听见王子异开口:“八卦味道。似乎已经从苹果味进化到行走的柏林少女,然后又变成了很奇怪的东西。”

蔡徐坤好奇:“有多奇怪?”

王子异从善如流地掏出手机点开某个名字为“Kunの信息素讨论群①”的聊天组,往上翻到一条内容为“我觉得是百合花加茉莉配上金凤花光辉璀璨晴天粉红色阴天粉紫色让人精神一振仿佛从意大利回来经过米兰和东京那种高级昂贵的味道”的信息。

蔡徐坤:……

王子异:“你可以回答我柏林少女是什么了吗?”

蔡徐坤心力交瘁地看了他一眼,形容道:“就是那种很浓烈的……胡椒跟玫瑰花的味道。”

他还处在被那条信息所伤害的状态里,忽然听到王子异哦了一声说道:“我觉得不像你。”蔡徐坤是笑非笑的抬起眼睛,望着王子异,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被这样好看的眼睛望住的时候,是很难不去心动的:“你又没有闻过我。”

老实而忠诚的alpha只是摇了摇头,王子异坦然地迎着那月光一样的注视回望他,那一秒钟蔡徐坤的心突然动了一下,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自己在王子异眼中看见了那个又痞又可爱微笑着的自己。

王子异的眼睛像一潭很深的湖水,映着流云和天空,如同一面镜子一样将蔡徐坤找了出来,让他自己被自己精心计算过的美丽所伤——或许是这样的。可他并没有将任性执拗地这一面给其他人看,王子异对他来说仍是特别的。

“……你想闻闻看吗?”

他突然害羞了起来,对信息素无动于衷的那种幸运好像在慢慢地褪去,现在的蔡徐坤既不能气定神闲地抱住朱正廷,也不能平静如水地咬木子洋的后颈了,而在王子异尝试着释放信息素之前,蔡徐坤也并不能想象,在清淡如水许多年后,原来自己对其他人的味道,还能有着回应。

他有些紧张地抓住王子异的肩膀,感觉到身体发软,呼吸急促,和慢慢扩散开的热度。王子异缓缓地凑近,既不是人间富贵花,也不是行走的柏林少女——

他在蔡徐坤的后颈,嗅到了越来越浓烈的奶油与酒精,带着粘稠的甜蜜与秋天一样半透明的金棕色。被自己拥抱住的蔡徐坤跟他同时感觉到了新鲜与与好奇。

真奇怪。蔡徐坤嘟囔的时候,王子异试着亲吻了他的耳朵,Omega软软的头发蹭着他的鼻尖,像一个微醺夏夜里摇动的树影。

不,他笨拙又认真地轻声回应道,很好闻。

王子异偏过头去,在他颈侧柔嫩的皮肤上,尝到了百利甜甘美又浓烈的香气。



【end】

一个摸鱼希望大家喜欢

如果感觉雷的话我弥补一句对不起!

评论(53)

热度(1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