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搞基佬

陪你长到九十九岁

*异坤,洋灵洋

*糖果之地的爱情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灵超在棉花糖和柠檬饼干的簇拥下诞生,他是天生一个甜蜜的小精灵,住在巧克力屋顶的房子里,四周流淌着香草牛奶和覆盆子果酱,天空挂着亮晶晶的玻璃糖和杏仁巧克力。

世界是靠甜美和可爱运转的,爱没有糖果来得实际,蔡徐坤对灵超说,如果你不喜欢一个人,你就可以永远地活下去。

蔡徐坤是漂亮成精,头发间藏着食用金箔,领口配着奶油馅的可可酥心饼,闻起来是奶香味的苹果派,灵超凑过去咬他手里的芒果曲奇,被蔡徐坤囫囵的撸了一把头毛:乖。

糖果之地有许许多多蜜糖做的男孩子,如同精美点心,在长桌上铺陈开来。他们一样的漂亮可爱,闻起来像榛仁,尝起来是百利甜布丁,舌下压着一颗芬芳的苹果糖,他们长到十七岁就不会老去,在漫长人生中彼此照应,灵超与蔡徐坤做兄弟,哪怕蔡徐坤比他在这世上多活了许多光阴。

灵超吧唧嘴,吮掉芒果流心:我知道。

他有许多朋友去过人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蔡徐坤告诉他那是因为精灵们和人类坠入了爱河。爱使人脆弱,使精灵变老,失去长生的魔力,心甘情愿的留在人世里。蔡徐坤蹲下身去跟一个薄荷味的拐杖糖打招呼,认真地警告灵超:你要小心。

蔡徐坤是糖果之地的一个异类,他频繁地游走于糖果之地与人间,因为好看,见过许多寡情的人,因为聪明,从来不把自己一颗草莓软糖的心交出去,他在教育灵超这方面既有发言权,又很是上心。大家都对灵超忧心忡忡——这个顶小的精灵实在太年幼了,以至于不懂得害怕人心的叵测,他的脑子里只有奶与蜜,坚信走过的每一处都会是人间秘境。

哥有一天会变老吗?

灵超坐在姜饼篱笆上,他的手指上沾了雪白的蛋白霜,这是糖果之地的冬天,天空会下轻盈蓬松的蛋白糖。蔡徐坤摇着头:我不会的。


蔡徐坤并不觉得有一天自己会爱上什么人,他依旧频繁地游走在两个世界里,直到有一天遇见了王子异。王先生是作用一个糖果店的大商人,但对满身黄油苹果香气的蔡徐坤依然很珍惜,爱比糖果更加难以了解,蔡徐坤知道一百种安抚发狂拐杖糖的方法,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王子异这一刻牵住他的手。

那时候他们漫步在人间波光粼粼的河水边,走过招展的柳树与干净的秋天,王子异的手谨慎地握住他,他的手比蔡徐坤要大上一圈,能够松松地环住蔡徐坤的手腕。糖果精灵轻轻地扭了扭手,指尖不自觉地摩挲过男人的掌缘,划过他手腕内侧的皮肤。

他们之间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吸引,如果精灵有本能的话那么一切都能说得过去。蔡徐坤祈祷自己的本能出现,这样一切就不用归于爱情。但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蔡徐坤看着王子异半跪下去替自己系鞋带,忍不住伸手摸一摸男人短短的鬓发,手指下落紧贴在他修长而健美的肩膀,指尖隔着薄薄的皮肉,轻轻地贴在他奔涌的颈动脉上。

你心跳得好快。蔡徐坤说,他在风里闻见了王子异的气息。像融化的花生糖,像咕嘟咕嘟的巧克力糖浆,像咬了半口的威化饼干,王子异抬起眼睛望着他,温和,沉默,充满信赖。藏着显而易见的纵容和流蜜的爱。

因为你。王子异认真而郑重地说道。

他同新男朋友在糖果店阁楼上乱搞,王子异嵌进他身体,蔡徐坤呜咽着揪住床单,耸动的肩膀往下是凹陷的脊椎,然后才是细韧的一把腰,王子异吻在那里,留下淤红吻痕,蔡徐坤反手去挡,被亲在了手心。

蔡徐坤在心中诅咒王子异不加掩饰的示好和真心,如毛茸茸的犬类,将温暖的喜欢向他传递。恍惚中他仿佛被翻了过来,只来得及从鼻间露出甜腻的喘息,他的腿缠在王子异的腰上,只觉自己像是被摊开的一面地图,每一眼泉水每一处宝藏都被身上人精准寻觅妥善收藏。他恍惚错觉自己将生华发。

跟王子异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漫长得像一生一样。


那时候蔡徐坤并不知道弟弟也追着自己的脚步来了人间,灵超在那个世界是甜蜜的小精灵,在人间依然是草莓夹心的牛奶糖,他被木子洋捡回家,趴在男人的膝盖上打电动游戏,木子洋不甚其扰:“弟弟,你家到底在哪里。”

灵超扭过脑袋来睁大眼睛,他的脸上常出现这种逗人喜欢的傻兮兮的表情,是小孩子的精明:“谁喊我弟弟我家在哪里。”

木子洋是八十八线一个偶像歌手,跟娱乐圈的差距比灵超与成熟稳重还要远,有大把的时间赖在家里。木子洋在床上赖床的时候灵超钻进他的被子里叫人起床,这件事情做起来充满危险,因为有很大可能被木子洋捉住打屁股,灵超干完就跑,跑到楼下去看楼上阿婆养的鸡,追得鸡咯咯咯差点飞房顶。

灵超以前没见过这种东西,总是很新奇,这个世界里有许多灵超从没见过但是又有趣的东西,在以后的时间里,他会一件一件慢慢地探索过去。

他给木子洋准备早餐,用的是楼上阿婆塞给他的馒头跟肉花肠,用料十分本土,做法十分法兰西,馒头沾蛋液撒糖,甜而温暖,木子洋咬一口就丢给他,揽住弟弟肩膀,轻声细语地蛊惑灵超下楼给自己买山东煎饼。

跟木子洋同居的日子里有许多快乐的小事情,灵超咬着木子洋给他的巧克力,快乐虚浮,幸福真切。他喜欢木子洋周身的气息,总是跟在这人身后,亦步亦趋,又或者干脆赖在木子洋身上不动腿。木子洋像盛夏的葡萄园,枝叶蔓生,果实芬芳,有明媚的天气,晶莹的果汁和飞扬的衣角。木子洋是他想象中的葡萄园。

他从木子洋身上学到一个个体对另一个个体的依恋:木子洋到厨房洗草莓,灵超也要跟在他后面。他像个甩不掉的小尾巴,像嘴里的甜味,天真可爱,自觉地接受投喂,皱着眉头抱怨:好酸啊洋哥。

木子洋酸眯了眼,他咬着一颗草莓含糊不清地对着灵超道:那你不要吃。灵超镇定自若去牵木子洋的手,他从前也牵蔡徐坤,也牵其他人,灵超还小,尚不知道亲吻与牵手的第二层区别,但与木子洋的肢体接触让他心底发软,安慰舒服。这一点上木子洋比他更有魔力,灵超不知道为什么。

他抱住木子洋的胳膊,将软软的吻印在男人的脸颊上。这个人一生桃花无数,倾慕遍地,斩获许多少女的恋爱之心,与同龄人艳羡的目光,这一刻却依然心跳不已,指尖僵硬,灵超是将木子洋缺失的那颗人心还他,红尘辗转,青嫩非常。他蒙此大难,不得已做了少年人赤子之心的奸佞忠臣,毫不知情摘取了灵超那一双透明的精灵翅膀,留住了永不消退的甜美芬芳,金黄色的千层塔。

没人告诉他们不可以这样。 

灵超握住他的胳膊,恍惚中能感觉到有什么已经改变了。他会继续长高,头发变长,轮廓加深,变成完全的一个男人,木子洋将彼得潘小小的领结摘下,从此他会成熟,会变老,会两鬓生霜,会目色浑浊、声嘶耳聋。他会在这个人身边度过春秋冬夏,走过漫长的人生轨道,会有轻柔的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就像木子洋的吻一样。

洋哥。他对木子洋说,柔软的指尖搭在男人的手腕上,一千个风铃叮当作响,缤纷的彩虹糖从圣钟里落下。

男孩子的声音像流动的巧克力糖浆:“我是从遇见你才开始长大的。”




【end】

评论(41)

热度(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