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搞基佬

谈恋爱与耍流氓不可兼得3.0

*ABO,OOC

*异坤,灵洋,富贵有财

 

谈恋爱与耍流氓不可兼得1.0【异坤 灵洋 富贵有财】

谈恋爱与耍流氓不可兼得2.0【灵洋 卜凡】



“你身上的味道是不是变了?”

卜凡皱着眉头凑在王子异肩膀上嗅的时候,闻到了不同于咖啡的甜酒味道,大型犬口直口快坦然发问,没有半点捅破秘密的自觉。王子异身上莫名其妙多出的奶油香气在练习生中是一个谜,半个食堂的目光齐刷刷地扫过来,漩涡中心小王低下头淡然吃饭,顶着巨大压力信口雌黄,做戏做全套,连抿嘴的角度都很是自然:没有吧。

这个时候,还没有人想到那轻柔的奶油甜香来自蔡徐坤,但王子异突然改变的信息素味却是事实,微苦的咖啡香里裹进一丝滑润的奶香味,冰美式立刻变成适口的软性饮料使人微醺,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独有当事人仍然嘴硬。内部八卦榜上这个问题热度登时排上第一,沾不上边的积极讨论,带点牛奶味的纷纷撇清。

练习皆苦,独有八卦草莓味,何东东咬衣袖在小群里踊跃发言:到底是谁啊?

练习生之间并不总是很了解,资料上也只简单登记三种第二性别,至于信息素的味道只能靠人类的本能分辨,那股微醺的奶油香仿佛变成了生活中心里举办的一场藏宝游戏中的S级奖励,需要特定的条件才可触发,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因此分外珍贵,值得大家茶余饭后津津乐道、努力吸鼻子认真找寻。

“是蔡徐坤吧。”黄明昊斩钉截铁地开口说,事实上他对大家仍在讨论这个问题有一些不解,由于种种原因,他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面极有发言权。

范丞丞迷惑:“你闻到他身上的奶油味了吗?”他揉揉自己的鼻子,有点不确定地说,“我没有闻到。”

范丞丞从小在宇宙级alpha的信息素压迫下长大,对气味的感知能力极度低下,一切强度不够的信息素对范丞丞来说都像是空气。

“不是你的问题,”黄明昊看着他有点疑惑的样子叹了口气,他拍拍范丞丞的肩膀,安慰这个总是不太自信的好友道:“我也没有。”

没有人能在蔡徐坤的身上闻到味道,更何况这两天蔡徐坤小心行事欲盖弥彰,后颈上还特地贴上了消除气味的中和贴。不知是否体质问题,中和贴的效果在他身上总是发挥得特别好,就算特地去闻也还是嗅不到,但事实上,黄明昊就算鼻子坏掉也丝毫不会怀疑自己答案的真实性:“不会是别人了……就是蔡徐坤啦。”

很早以前早慧的小男孩就察觉出王子异跟蔡徐坤之间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黄明昊很难不去发现——不知为何,每个能写进恋爱小说的名场面都在自己面前上演,尤其是在上回公然从蔡徐坤手里接过朱正廷之后。

他总觉得自己像有个把柄落在对方手里,用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换得了另一个。

但黄明昊并没有成功地说服队友,没有结果的争论一直持续到这天晚餐时候,朱正廷难得一见地没有跟队员们坐在一起,反而端着餐盘坐在蔡徐坤旁边,温柔地细声问道:“这边有人吗?”

“没有。”蔡徐坤友好地说,朋友兼对手的立场上,他对这位Omega很有好感。蔡徐坤对他笑一笑,往旁边挪了挪又给朱正廷腾出位置,冷金色的卷发柔软又轻盈,被额上深色的发带束高,随着移动的幅度微微地晃动着,招摇又可爱。

“这个发色好称你。”像是无意一样,朱正廷伸出手,顺着蔡徐坤卷发的弧度摸了下去,漂亮的手指就从微微翘起的发尾往下,掠过整齐的发际线,白腻的颈部肌肤,然后隔着中和贴轻轻划过了蔡徐坤后颈的腺体。

教科书一般的Omega仗着自己温柔甜美的外表,妥善藏好偶尔冒出来的恶魔角,说话时音量大不大小,正好能被路过的那个人听到。朱正廷的指尖轻轻揉过蔡徐坤的后颈,衷心称赞道:“显得皮肤很白呢……连这样轻轻碰一下发红都会看得到。”

像是贸然打开了什么危险开关一样,空气中陡然变浓的咖啡香味翻滚着紧紧扼住了他的喉咙。不光是朱正廷,在场的所有人都读出了浓郁信息素里隐含的讯息,携着奶油甜酒香气的咖啡味充满了占有欲和攻击性,几乎是无声又强硬的一句:不要碰他。

而正准备靠近却差点被信息素逼退的黄明昊则读出了另一种含义,同是alpha,他对这暴走的信息素则有第二层了解:他是我的。

但那阵咖啡风暴很快就褪去了,偃旗息鼓后,端着餐盘走到桌旁的王子异依然是平常那幅认真而温吞的样子,身上的气味低调收敛,并不对谁抱着攻击性,:“我可以坐在这边吗?”

朱正廷刚刚从alpha气息的压迫中缓过来,但他并没有感觉被冒犯,朱正廷对着王子异扬起自己一贯温柔和气的微笑,站起来轻声道:“当然可以。”

没有人会再去质疑这个答案的可信度了,就算朱正廷没有告诉任何人,在咖啡味暴涨的那一刻自己在蔡徐坤的颈边、嗅到了甘美又浓烈的奶油甜酒香气,新开的百利甜倒进杯子里,等着注定的那个人低下头啜饮。

 

“朱正廷是个有alpha的Omega啊。”

无人的练习室里蔡徐坤低喘着勾住王子异的脖颈,他不得不这样做,以此来稳住自己发软下滑的身体,他对alpha独占欲爆棚的时候总很没有办法,但是归根结底蔡徐坤并不感到困扰和讨厌,只是无可奈何地解释一句,安抚不开心也不会闹脾气,永远都只是发出“呜呜”声蹭自己的大金毛。

Alpha坚实有力的手臂圈在他的腰上,灼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下,蔡徐坤皮肤很白,无论害羞还是情热都很是明显,白皙的皮肤上轻而易举就浮红一片,王子异珍重地亲吻他染上红色的眼角,唇下长而浓重的眼睫微微颤抖,如同被惊扰的蝴蝶:“我知道……”

他在蔡徐坤面前一向诚实,但仍很少露出委屈和在意的一面,王子异闷声说着,试图将自己藏进蔡徐坤的头发里。蔡徐坤的周身都笼罩着使王子异安心的魔力,能让不安的alpha像一块石子那样沉静下去。有一些时候,王子异会觉得独占蔡徐坤是一种罪过,但于他、于alpha的本能来说,却不得不想象能将这个人豢养在自己的心里。

王子异嗅着蔡徐坤发间淡淡的香气,百利甜的奶油味轻盈地扑在他的脸上,蔡徐坤的手环在他的肩上,呼吸灼热,喘息急促,温暖而白皙的身子从衣服里面挣脱出来,细软的腰落进王子异的臂弯,如同长尾巴的鸟雀停在他的手上:“可是,”在接吻的间隙中王子异低声说着,“没有人能不喜欢你……”

他总是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戳中蔡徐坤的神经,王子异对蔡徐坤一无所知,却本能地能将这个人探寻个彻底。蔡徐坤在他的手上发起抖来,他在羞涩的快意中感到了难言的震动,好像整个世界都在颤抖,蔡徐坤垂着眼睛,浓密的睫毛上沾着愉悦的湿意:“你也是吗?”

王子异点点头,他拥抱蔡徐坤的姿势如同守护一件宝物。世无其二的珍宝挑衅地捏住他的下巴,甜酒香如粘稠的蜜糖抹进男人的耳朵,欲望的蛇攀着人的脊椎一截一截往上,王子异将他轻轻放倒在地上的时候,蔡徐坤的脚跟点在他尾椎的地方,骄傲仿若一个居高临下的王,注视着飞船缓缓降临在自己的星球上。

“我允许你。”

 


王子异的突然暴走引发了一些糟糕的后果,暴涨的alpha信息素对分化不久的那些人来说充满了诱导性,岳明辉本来还庆幸这一次灵超似乎很正常,等到晚上的时候才察觉到不对劲。

BC221最爱哭的人是高冷麻豆木子洋,第二爱哭的是哈士奇教主卜凡,小弟虽说有一颗柔软的少男之心,也曾为疼痛文学暗自伤感,但其实又倔强又硬气,反而不太掉眼泪,更不要说像现在这样反锁了门在屋子里嗷嗷哭。

“小弟,”岳明辉忧心忡忡,“你真的不开门吗?”

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灵超落进发情期,灵超把自己伪装成一个Omega,因此自然不会在人前表现出alpha的一面。从初次分化开始每一次灵超都是靠着抑制剂度过难捱的日子,直到这次突然被王子异的信息素强行带进了发情状态。

但也极少有alpha发情时会是这样——灵超在屋子里,隔着厚被子和房门抽抽噎噎呜呜哭:“你们不要进来啦!”

从前在学校的时候生物课上似乎确实有讲过,极少一部分alpha在发情期中的表现截然不同,除了表现出极大的占有欲之外,还会严重缺乏安全感,并且排斥同性,因为这一种alpha同时也会收集食物和水,用柔软布料为后代搭建一个温暖舒适的窝,所以对他们来说,发情期也叫作“筑巢期”。岳明辉没想到灵超也是。

卜凡浑然不觉:“啊?小弟怎么啦?”

他伸手去开门,没想到淡薄的薄荷味一靠近,房间里的人就发出像小兽受到威胁时一样的低沉的示威声,卜凡被岳明辉拉着往后退了一步,听见屋子里沉闷的示威很快消失,重新响起的又是如之前一样古怪的窸窸窣窣,听起来仿佛是灵超在摆弄些什么东西似的。

木子洋姗姗来迟,他站在门口看着紧贴在墙上的卜凡和岳明辉,疑惑地皱起眉头,显露出一贯那种困惑又冷感的表情来:“出什么事了?”他听着屋子里男孩子小声的啜泣,于是在岳明辉阻止之前就敲响了房门:“小弟,”木子洋像哄小孩那样温柔地唤道,“你没有事吗?”

岳明辉找人借到了备用钥匙,由于alpha的信息素会刺激到灵超,因此能够进入房间的人选只有木子洋。木子洋进去之前,岳明辉谨慎地亲自帮他打了两管抑制剂,他叫住了急得转圈圈的卜凡,握着青年树一样瘦的手臂,犹豫着低声道:“我有事得告诉你。”

他说:“小弟不是Omega。”

 

屋子里的alpha才刚刚停止了哭泣,木子洋小心地打开门闪了进去,密闭的空间里,年轻alpha的气息浓郁得能够具现化成一片纯白的野茉莉,刚打过抑制剂的木子洋后颈还贴着中和贴,基本算是半个残疾人,对男孩身上的花香味熟视无睹:“弟弟睡着了吗?”年长的Omega开口问道,即使看见那个缩在自己床上的人轻轻地动了动。

灵超或许是把整个房间的被子都搬到木子洋床上了,一向标榜“讨厌床铺被占领”的人无可奈何地叹一口气,靠近那座被子堆积的山,伸出手敲了敲床沿:“请问小弟在家吗?”木子洋慵懒的语调说什么都像念童话,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躲在被子山下的灵超翻出来,像安抚小孩一样,轻轻地摸了摸男孩子潮湿的脸颊,小声笑道:怎么还哭鼻子啊。

小alpha水汽弥漫的眼睛发着红,仍然是泫然欲泣的模样,因为难言的情绪而忧愁,因为身体的本能而难堪,弱气又易碎,这样的灵超木子洋不是没有见过。小男孩委屈巴巴地含着眼泪:“洋哥。”他捉着木子洋的手腕,闻到他身上不经意沾到的薄荷与玫瑰味,分别来自卜凡与岳明辉。

嫉妒心像暴风雨一样地来到了,alpha收紧握着他的手,脑袋抵在木子洋的肩膀上,强烈的自尊心输给了人类的本能,想要帅气地说我没有事,张开口却还是变成哽咽的一句不要走好不好。

但想讲的不是这一句,想要的其实更多,渴望的也更明确。并非是因为筑巢期的脆弱才希望你不要走,而是想让你陪伴我属于我,全身都浸润在野茉莉的香味里,如同一颗欲滴的琥珀。灵超想着,温热的泪水就滴落在木子洋的肩头。

他是个alpha的事实在木子洋面前暴露无遗,这已经很糟糕,可为什么同是alpha自己却这么丢人,灵超仍然不知木子洋的真实身份,但悲伤和羞愧却是明晰的。

他对此无能为力,呜咽着搂住心上人的肩膀,想要在木子洋面前做出成熟稳重的模样,却还是被本能所驱动,眼里满是忧愁的云朵,鼻尖通红,肩膀因为啜泣而一抽一抽,委委屈屈地哭个没完。

空气里属于灵超的信息素越来越重,显出了跟主人脆弱截然相反的侵略性,木子洋在心中感谢了岳明辉坚持多打的那针抑制剂,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了一点腿软。他伸出手摸灵超毛茸茸的脑袋,郑重的许诺:“我不会走的。”

“可不光是这样的……”

他对着自己时总有一种年长者的纵容——灵超以为是这样,但其实并没有——灵超发出了受伤小兽一样悲切的呜咽声,躲进木子洋颈间那个潮湿的森林里。满是糖果的河流与洁净的月光在木子洋身上汇聚,面对这个人灵超总是感觉到吸引,却不知道这种向往爱慕有一天会不会得到回应。

“我想要的是很过分的东西。”灵超躲在木子洋的肩头,闻见他身上温和的香气,非分之想在脑子里咕嘟咕嘟,在每一根神经上起舞。剖开自己的那一刻少年人感觉到了灵魂的战栗,他徒劳的渴望着不可描述之物。

极光沦为太阳的阴影,拥抱之外的世界充斥着乱码一样的白噪音,雨水落在他们身上,在相连的地方生根发芽。他可凭借木子洋一个眼神冲进莽荒的原野,像一匹迁徙的角马,越过浑浊的河水,踏碎彩虹的蜥蜴,粗糙的青碧色在足下斑驳成大块的色板,他从一幅画跑进另一幅画,跳过镶金的边框和上好的橡木,蛰伏在这个人的肩膀,低头痛饮这一捧难堪的柔情。

我渴望你。灵超在心里低声地说着,木子洋修长的手指轻轻顺过灵超柔软的头发,指尖拂过他莹白的耳朵,浓重的野茉莉将他们笼罩,年长的Omega微微合上眼睛,深深地叹气,亲自将那个为所欲为的权利交到alpha的手里。

“那么,你会想拥抱我吗?”

“小弟,”他怀着难以忽视的羞赧低声道:“我可能有一个秘密想要告诉你。”




【end】



完结了!

其实最初动笔前想的就是一篇完,2.0也是突发奇想,本来想着不会再写了,但是最近有几个姑娘说想看后续,加上1.0热度破五百了,所以想想还是再补一口异坤灵洋的糖。

真的非常感谢大家能够喜欢这个故事,也感谢每个留下评论的朋友,反馈对文手来说真滴很重要,祝大噶追星愉快!

Ps最近有点想搞一个7w左右的短连载,如果有想看的梗或者题材,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鞠躬)


评论(61)

热度(1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