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搞基佬

【卜鬼】我将远方给你

*卜鬼

*成年人与十七岁,嘻哈萝莉真滴很甜啊

王琳凯逃课去谈恋爱,偷溜出教室时弓着身子经过黄明昊身边,黄明昊压低声音:你到校外帮我买一罐牛奶。

校内小卖部实在太坑,金额超过刺伤温洲人的眼,可嘻哈男孩铁石心肠:我没有那么快回来。他说着揪着自己空荡荡的小书包,一矮身从教室后门闪出去了。

王琳凯今年十七岁,支棱着一头乱七八糟的脏辫,不管校服便装看起来都是不良本良,偶尔也在回家路上喂猫,每天最重要的功课是练rap和刷白乔丹鞋。白球鞋的男孩子背着书包路过操场,一路上就有无数上体育课的男孩子过来同他勾肩搭背:小鬼。这么还不算,非得碰拳撞肩走个全套,再大力在背上拍一拍,才能显示兄弟情深。

小鬼在各种拥抱中撞来撞去,如同一颗活泼可爱三维弹球,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弹球喜滋滋一抱拳:哥们,回见!

他摇头晃脑的时候脏辫也摇摇摆摆,喜出望外,乐呵呵地搭在稚嫩一张脸上,朱星杰帮他撸了一把:你快点,教导主任该来了。

        

王琳凯是少年们的宠儿,每个人都喜欢他。连翻墙逃课都有人帮忙放风垫脚,朱星杰托着小鬼往上窜了一下,说话时颇有监护人的风范:你什么时候回来。小鬼麻利地跳下墙,在围墙外面应着:看他啥时走呗……这种事情谁知道。

朱星杰一哽,感觉喝在嘴里的矿泉水不是水,是新鲜狗粮。

他逃课回家谈恋爱,回的并不是自己家,卜凡在市中心有一套单身公寓,面积不大,床却是双人床,餐具水杯一切生活用品也都是相配的情侣款——卜凡回来的时候,王琳凯就会来这边住。

公寓的钥匙在他兜里,王琳凯坐在公车上抱着书包,摸出手机给对象发短信:你到哪里了?

卜先生回复迅猛:在路上。

三十秒之后又发来一句:我喊过外卖了。

一分钟后再补上一条:有点想你。

小男孩笑眯眯,给卜凡发语音,正儿八经地嫌弃:你可太肉麻了。

他晃着小书包跑回家,趴在床上游戏打到第三局卜凡就回来了,卜先生身高192,衬得手里的大号行李箱都很迷你,王琳凯穿着毛绒拖鞋,摇头晃脑的从房间里蹦出来,贴身一件长袖家居衫空空荡荡,抬手时候露一点细幼的腰:“嗨,兄弟!”

卜凡接住他,如同捉住空中一个彼得潘,彼得潘在他手里变成小精灵,抱着的时候脚都碰不到地,羞愤欲死:“你放我下来。”

这哪儿能呢?哈士奇戴起眼镜的时候是衣冠禽兽本兽,手放在王琳凯腰上,感觉小朋友圈着自己脖子,连呼吸都是甜的。他在王琳凯身上体会到了一刻做昏君的滋味,但到底心还是软乎乎一颗海蛎子,于是还是把张牙舞爪的小孩子放下来。王琳凯大逆不道,就着圈住他脖子的姿势把人压下来,一抬脑袋就亲在昏君嘴角,在卜凡脸上猛嘬了一口:mua!

王琳凯洋洋得意:“爷赏你的。”

卜凡脸上懵逼,脑子脱线,能看到问题不一样的方面:“就一边啊?”

哈士奇没皮没脸,不像少年人有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往外冒的害臊,王琳凯别开脸,很勉强的又在卜凡左颊上亲了一下:“可以了,滚吧!”

晚饭吃的生滚鱼片粥,嫩鱼片小青菜,撒上一点点胡椒粉,连蒸汽都飘忽可爱。卜先生养生专业户,点外卖都点得既清淡又营养,小鬼平时学校食堂重油重盐吃得反了胃,盘腿坐在他旁边唏哩呼噜喝稀饭,低着头的样子属于宇宙欺诈级别的乖。卜凡给他夹小菜,小菜是一份卤水拼盘,腱子肉紧致,牛舌脆嫩,金钱肚软糯,王琳凯指挥:“我要花生米。”卜凡气结,夹完花生米又给他夹肉,嘴里碎碎念:“吃点肉,啊?”

王琳凯就凑过去,在他筷子上吃掉了。

 

他跟王琳凯有一点渊源,两个人认识是在某个闹哄哄的酒吧夜,王琳凯来酒吧听朱星杰唱歌,跟朋友在旁边卡座打狼人杀,卜先生则是来找弟弟。一米九二的个子在昏暗的酒吧里也同样很招眼,更不要说卜凡还这边转转那边转转走了三四圈。

热心市民王琳凯从沙发上伸手拽他袖子,扯着嗓音嚎:“哥们有什么事吗?”

卜凡转过身来,低头还不够,只好弯下腰,紫红色的彩灯照着他看起来很贵很野的外套:“我找弟弟!”

王琳凯凑过去:“什——么——”

卜凡凑在他耳边:“我——找——弟弟——”

卜凡弟弟长了一张乖巧的脸,王琳凯就着卜凡手机看照片,心中感叹:这是什么清纯美眉。他屁话很多,看完照片又追根究底问怎么丢的,卜凡苦兮兮,手脚并用也没说清楚,干脆打开记事本打字,说弟弟是深陷苦恋离家出走。小王乐于助人,立刻从沙发上蹦起来准备帮巨型哈士奇找弟弟,结果刚蹦起来就看见旁边过去两个卡座,灵超正委屈巴巴缩在那里喝软饮。

王琳凯问号缠身:“那个是吗?”

卜凡感激流泪,呜哇啦喊着超啊就扑过去:“超啊,你到底躲在了哪里!”

王琳凯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感觉自己被盲人利用了善良:“你是不是瞎啊?”

他们是这样认识的,那天热心小王陪卜凡把灵超带出去(他狼人杀要输了),站在路灯底下等车的时候才发现就连清纯美眉也比自己高上一点,王琳凯自尊心受损,心中大骂要死啊,不禁有一些垂头丧气。抱着弟弟的卜凡转过来,伸手拨了拨他脏辫,全然不觉自己正游走在惹人讨厌的边沿线上,苦口婆心安慰道:“你甭不开心嘛。”

他认认真真道谢:“今天真的很谢谢你啊。”

小鬼愣了一下,忘记去计较卜凡折腾他的小辫子。他还年轻,依然很容易被郑重的感谢所打动,热爱一切“我被需要”的错觉,总之王琳凯被哈士奇无意中戳了一下,磕磕巴巴的怼道:“你下次招子放亮一点就好了。”

但卜凡对他的需要并不是一种错觉。后来作为谢礼请他吃饭的时候,卜凡等餐间隙需要玩他的辫子;两个人排队看电影的时候,卜凡需要抢他的爆米花;玩笑打闹的时候,卜凡需要王琳凯面对自己打进空气的拳头也演出“我超痛”的反应。

王琳凯猫猫拳打卜凡后腰:“你真的很烦啊,”他凶巴巴质问,“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卜凡把芝士热狗举高不让人碰到,大型犬式费解:“有吗?”

王琳凯别别扭扭,推锅给朱星杰:“星哥说我们谈恋爱。”

卜凡啊了一声,他低下头,看王琳凯乱糟糟的小辫子轻轻搭到额头上:“这怎么能算谈恋爱呢,”北方人坦坦荡荡,“谈恋爱要嘴对嘴地亲啦。”

他说着弯一点腰下去,等王琳凯自暴自弃地仰起脑袋来。

——“就只可以亲一下。”

 

【end】

少年人的爱情是理想,远方,春风吹过有你的晚上。

评论(29)

热度(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