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搞基佬

【异坤】恋爱始于一见钟情

*点击看冷酷大佬蔡泡正经老实小警察

*警察x黑道的AU 一个快乐甜饼!

这世上怕是没什么人愿意一天到晚往警局跑的,古往今来跑过衙门的人都得皱着眉头抖抖晦气,这世道奇人无数,但上赶着来喝茶聊天蹭零食的还是少有,因此这天上地下独一位的蔡先生就更显珍贵。

钱正昊缩在接待处的另一张沙发上,对面浅色头发的男人穿着挺括的白夹克,身材优越脖颈修长,内搭一件黑色高领,仍能露出一痕雪白皮肤。他冷着一张脸,嘴角眉峰全都很利而生硬,大大方方坐在沙发上上玩着手机,嘴里咬着小钱警官贡献出来的山楂条,一言不发也气场极强,简直让初来上任的小民警感觉对方才是这里的主人。

“那个……”

钱正昊往后挪一点,他在位子上几乎坐不住,左蹭右蹭的,被蔡徐坤抬头冷淡地看一眼就快忘记台词。

蔡徐坤停下打消消乐的手,声音倒没有看起来那样冷漠,反而是有些温柔的,尾音很软:“你要上厕所吗?”他懒洋洋地调整了一下姿势,“那我帮你看着吧。”

他很难去拒绝这样的人,钱正昊下意识答应到一半才反应过来,于是傻乎乎一阵摇头:“不不不……我是说,子异哥去隔壁小区捉猫了,没那么快回来,”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不如你还是先走吧?”

蔡徐坤眉毛一挑,他微笑的时候嘴角那一点浅浅的弧度也非常勾人,那双眼睛几乎是发光的,蔡徐坤饶有兴趣地:“哪一个小区啊?”

等钱正昊晕乎乎讲出了王子异的所在,半个小时前赖在接待室怎么也不走的蔡先生就轻巧的站起来,笑眯眯地对小民警挥了挥手:“我走啦,”蔡徐坤随手掐了掐钱正昊的脸,把小民警的脸捏成奇怪的形状,眼睛一扫墙上钱正昊的证件照片,戏谑道,“昊昊,你可比之前那个负责接待的人可爱多了。”

 

蔡徐坤伴着旁边两元店放的《乱世巨星》找到王王子异已是二十分钟后了,寒冷的早春难得有阳光明媚的傍晚,英俊的王警官脱了警帽,露出剃短的两鬓跟平时藏在帽子里的脑后一根小辫。

他肩宽腰细,一身统一警服也穿出不同的金钱芬芳,看着什么都很贵。蔡徐坤心满意足的目光从上到下将他扫了又扫,听见周围小姑娘惊喜的议论声,心就在自豪跟不悦中滚了一遭。

王子异生的很好,朝向蔡徐坤的半个侧脸线条锋利,眉骨硬朗,一双眼睛却柔情似水,主人自己却不知道,再往下因为仰头而分外明显的喉结也别有种性感味道,蔡徐坤看得高兴,那点不快就被抛到了脑后。

王子异没发现他来了,他正站在树底下慢慢地向树梢上的小白猫伸出手,学猫叫的声音很温柔:“喵喵,”王子异轻柔地唤道,“你到我这里来好不好?”

他身高本就优越,小心翼翼地踩住旁边几块碎砖头再伸出手,离那小猫更近一点,若小东西乖巧些许主动靠近就能成功将它解救,但那小白猫警戒心极强,反而跑到更高点的地方去了,王子异无可奈何放下手,正盘算着到哪里去借个爬梯,就听到旁边一个熟悉声音唤道:“好。”

蔡徐坤手背在身后,眼睛弯弯的笑模样和刚才警局里疏离冷淡的那个扑克脸判若两人,他笑呵呵地走到王子异身边,尾音轻柔低软,温热的呼吸扑在王子异的耳朵上:“要帮忙吗,子异?”

蔡徐坤叫他总是很亲昵,距离也总是很近,王子异的耳朵先于主人做出反应,在湿润的气息中迅速的红起来,他跟青年拉开距离,这才转过头去看艳光四射的漂亮青年,温和得体地回应道:“蔡先生。”

他见蔡徐坤冷下脸来,才想起上回蔡徐坤缠着他改称呼的情景,王子异急忙更正:“我是说……蔡徐坤,”他真诚地道谢,“谢谢,不过这是我们的工作……”

青年的眼睛像一对亮晶晶的黑曜石,跃跃欲试地凝着他,老实的警官顿时失了语言的能力,连思维都变得迟缓,直到蔡徐坤将手搭在他的肩膀,随意地蹬掉鞋子,踩在自己的脚面上时才回过神来。

蔡徐坤扶着他的肩膀,因为姿势的问题两个人一下子靠得很近,王子异闻到他身上清淡的香水味道,浅浅的木质香在他鼻尖一缠,明明是冷感克制的,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却觉得很甜。

“小心。”他知道自己应该先将人推开,但第一反应却是伸手扶住了蔡徐坤的腰,隔着薄外套,蔡徐坤的腰在他手里像一把柔韧的弓。蔡徐坤骨架不大,覆盖着恰到好处一层肌肉,腰细而有力量,后腰一道脊椎沟却深得像一道伤口,紧贴着王子异的掌心。

他觉得哪里都不自在,但还是选择先把剩下半句话讲完,只是音调却莫名降低,几乎带着点喑哑地:“不要摔倒了。”

蔡徐坤搂着他的脖子,指尖正好松松的划过王子异耳廓,又往下蹭过他耳垂,仗着王子异不敢让他摔下去,肆无忌惮地捏住警官通红耳朵。王子异不像他打了好几个耳洞,没受过伤害的耳垂捏起来棉花一样软糯,是个很可爱的弱点。

“你往那边走一点,”蔡徐坤鼻尖蹭着他的,“我爬树很厉害,”他在王子异拒绝之前先一步开口,“不要说你来了哦,你就算爬上去,要是小猫跳下来我接不住怎么办?”蔡徐坤得意哼哼地威胁,“摔到猫的话,警局那里又要接到投诉了不是吗。”

结果还是让蔡徐坤上去了,很意外的,擅长胡说八道的青年确实很擅长爬树,他轻巧地窜上树,拨开一簇密集的枝叶,小心翼翼地往猫咪在的那个枝头移动。

王警官一颗心悬在喉头:“小心一点,不要掉下来了。”

蔡徐坤正跨在树枝上,一时只来得及含糊地应一句。他慢慢地伸手去够那只吓到浑身发软的小白猫,小猫在树上呆了很久,已经忘记了要逃跑,很轻松就被蔡徐坤抱在了怀里,缩在他怀里可怜兮兮地哆嗦。

他低下头轻轻的摸一摸猫咪的脑袋,点了点小猫湿漉漉的鼻尖,这才抬起头,在嫩绿枝叶中露出一张清秀面孔。光透过繁密枝丫,斑驳地落在他脸上,蔡徐坤眼睛含笑,望着树下目光一时也没离开自己的王子异,心情愉快地开口道:“子异说的是哪一只?”

王子异愣了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蔡徐坤轻轻拍了拍小猫脑袋,挑衅似的勾起唇角,眼里有狡黠的光一闪而过,片刻后又是无辜的模样:“这里可是有两只小白猫哦。”

王警官不知风月事,没听出其中调情意味,只顾伸出手谨慎地接过蔡徐坤递下的幼猫,待放进准备好的纸箱里面才重新向蔡徐坤伸出手:“你下来吧,”王子异认真地抬起头,他望住蔡徐坤谎言般美丽的眼睛。

“我接得住你。”

 

安置好小猫之后王子异本来是要回警局的,但是蔡徐坤不让他走:“警察也是要吃饭的嘛,”蔡徐坤扁扁嘴,哀怨可怜的样子跟刚才的小猫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王警官不打算谢谢我吗?”

他迈出去的脚步就硬生生停下,王子异低头看了看手表,确实已经到了饭点,他抬眼望了望面前衣服脏兮兮的蔡徐坤,对方脸颊上还被树枝划到了一个小口,天怒人怨一张漂亮脸蛋上那点鲜嫩的红色显得很刺眼。

王子异轻轻叹了一口气,已是妥协。局里规定,私事出行要换便装,他掏出手机跟同事道了歉,然后又脱下警服外套:“你想去哪里吃?”他里面只穿了一件颇为贴身的针织衫,流畅的肌肉线条在衣服下若隐若现,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

蔡徐坤明目张胆的目光隔着微凉空气将人看一遍,这才恋恋不舍地随口说了附近一家很普通的小吃店。王子异有些哭笑不得:“你要的答谢这样就可以了吗?”他温和又坚决地,“我新发了工资,要吃就吃好点的吧。”

去吃饭之前他先带着蔡徐坤到小区边上的诊所处理了伤口,连小区医生都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了,但王子异却觉得很有必要,他还记得蔡徐坤皮肤敏感,碰到不干净的东西总是很容易一片发红,但真要说是因为什么事情知道的,王子异反而说不清楚了。

他跟蔡徐坤认识最初是因为手下小弟被人陷害惹上事情,被人逮了来王子异这里。蔡徐坤知道消息那会儿才刚洗过澡,过来的时候头发还是湿的,穿着一件黑外套,衬着一张脸雪白,眉尾锋利。

那时他觉得蔡徐坤不过是个好看点的混混头子,擅长惹是生非,看起来便极难对付。前辈在王子异耳边偷偷提醒:“是蔡家的小少爷。”

道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蔡家,传闻中娇生惯养没心没肺的小少爷。

睡觉要铺一百零一层鹅绒被,浴缸里倒满重瓣玫瑰,一夜要开一千瓶香槟酒,身边能换一万个情人,上千万的生意也没有睡眠重。那样一个人却为了这样事情凌晨两点火急火燎赶到这里,板着脸一字一句地为那哆哆嗦嗦的小少年说话,字句铿锵:没做过的事情就是没有。

王子异抬眼望了望他,觉得奇怪,又觉得那幅无畏皮囊下另存了一个魂灵,下意识倒了温水过去,零散抓了两颗糖果放在蔡徐坤面前桌上:“你放心,”他温柔和气,却不容置疑,“我们会认真处理。”

后来倒真是找到了证据,那小子回家的时候蔡徐坤没有来接。王子异本来以为再没有交集,谁知道没过多久蔡徐坤三天两头就往警局跑,找的理由千奇百怪,但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见王子异。

警局同事看一眼墙上贴着的微笑服务,就找不到理由赶人出去,日子一长索性都习惯了将烫手山芋丢给王子异。大佬蔡行为处事随心所欲,面无表情时宛如镀金神像,在他面前偏笑容灿烂做好好市民。

蔡徐坤的一见钟情来得排山倒海又太过轻易,如十七岁少年一般幼稚纯情,血液里又流淌着情场浪子的精明套路,二十六年不曾谈过恋爱的王警官对此毫无办法。

他辨得出蔡徐坤刻意的套路,却也认得清蔡徐坤认真的喜欢,就好像王子异总能看见无数谣言传说下那个真实的男孩子,能看破他的在意和虚张声势,浮夸的撩人技巧固然有些傻气,但那之下蔡徐坤的小心思却可胜过一座城的黄金。

去吃饭的路上蔡徐坤偷偷牵他手,发烫的手指悄悄划过王子异的手背,他往王子异这边挤,在路过某条小巷子的手将人壁咚锁在自己与粗糙墙壁间。

夜幕已经降临了,霓虹暧昧的灯光照在他们脸上,无限柔情的月光在空气中静静流淌。点点灯火落在他的眼里,蔡徐坤澄澈的眼睛奇异地发亮,他的呼吸溅在王子异的唇上。

心跳比呼吸更大声,比他高一点的王子异下目线望人的模样温柔得叫他心底酸软,蔡徐坤靠近的时候王子异轻轻地往旁边动了动,他脑中轰隆:王子异要推开我了。

但王子异没有。脱下警服的王警官抬手扶上他的腰,偏过头,温暖的嘴唇轻轻贴在蔡徐坤的唇角。

 

【end】

马上断电了大家原谅我的敷衍标题吧!

评论(51)

热度(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