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搞基佬

【异坤】by my side

*点击观赏小空乘与大明星的飞机普雷与异国假期

*一个真实的快乐甜饼


01

舌尖上化开的水果甜味稍稍缓解了起飞瞬间的不安和耳鸣,蔡徐坤靠在座位上,捏紧手心的糖纸。

起飞前空乘固定来做安全示范,那人俯下身给他系上安全带的时候,偷偷把一小包软糖塞进大明星的手里,动作小心又熟练,就连他身边的助理都没有发现,蔡徐坤有点想笑,他咬着葡萄味的软糖,随手翻着无聊的随机杂志,等飞机稳定之后空乘过来送餐。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劳累又无趣,就跟预想中一样,在用完餐后的一个钟头内,飞机上的乘客几乎全都选择了闭上眼睛。微凉的气温安静的环境很适合睡眠,身旁的小助理也带上眼罩沉进梦里,蔡徐坤站起来的时候顺手将她身上滑落的毯子往上拉了拉,然后才轻手轻脚的往外走。

盥洗室在机尾处,他关上门之前往过道的另一端望了一眼,在走进盥洗室的两分钟后等到了礼貌的敲门声。

王子异打开门走进这里时蔡徐坤并没有惊讶,他坐在洗手台上伸出手,等恋人锁上门后过来亲他。他们之间有这样的默契,对彼此太过熟悉,因此一切都发生得理所当然并且十分顺利,唯一要抱怨的就是这里的空间实在太小了,挤下两个一八几的男人实属不易,好在他们都是偷情的专家,并且对象限定。


 点这里


02

蔡徐坤回座位的腿都是软的,他累得不行,因此一觉睡到罗马,神清气爽,醒过来时还发现了自己身上多的两条薄毯。

小助理迷迷糊糊揉眼睛:“坤哥这么怕冷的吗?”

蔡徐坤咕嘟咕嘟喝了两口水,温白开也觉得很甜,大言不惭道:“有一点。”

蔡徐坤在罗马的拍摄任务不算重,如果天气正常两天就能搞定,他已经很久没有属于自己时间,来之前跟公司协调,从繁忙的日程中抠出了几天假期,就排在拍摄之后。

工作结束顺便休假,异国他乡行动也更自由,怎么想都是美滋滋,连带着小助理也公费出游。拍摄任务完成当晚蔡徐坤就切换到休假模式立刻跑路,女孩子星星眼帮老板提包,跟在蔡徐坤背后,一直把人从房间送到酒店门口:“坤哥要搬去哪里啊?”

“我住朋友那边,”蔡徐坤接过行李,笑眯眯地回过头,“你记得帮我把房间退掉啊。”

王子异跟人换了班,过两天跟着蔡徐坤回去的那班飞机返航。这是早就定好的事情,他来罗马之前定好民宿预约好车,算准了时间来接男朋友,此刻黑色的小车就停在街角的路灯下面等蔡徐坤下来。

空乘休闲时间不穿雪白制服,打扮得好像下一秒就要坐前排看秀。从行李里随手拿的卡其色风衣领子立起来,做内搭的简洁白衬衫也很飒气,他站在罗马古朴多彩的街道上,手里捧了一束红色的玫瑰花,低垂眉眼的一帧如同电影画面,蔡徐坤一眼就看见了。

街边的餐馆外有几桌游客正享用着晚餐,葡萄酒清新的香气混杂着莳萝奶油和隐约的海鲜味道,欢快的交谈声勾着笑语勾在晚风的衣角,大明星小心谨慎地抿抿嘴唇,往后张望了一下发现确实没人在看,于是一路小跑奔过来抱他,小心翼翼地隔着一大捧玫瑰花踮脚吻了王子异的脸。

“晚上好。”

王子异握住他线条流利的手腕,将人带近一步,笑意温吞地隐在问候里面,给了蔡徐坤一个恰到好处的拥抱:“工作辛苦了。”

其实这两天的拍摄对蔡徐坤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辛苦,异国清凉又新鲜的空气缓解他紧绷的神经,低强度的工作跟以往相比已经能算得是奢侈的休息,相比之下反倒是思念对方的心情更让人觉得无措难熬,但王子异这么一讲,他好像也就真的感到辛苦了。

想要把暂时地把肩头的担子丢掉,想要放纵自己的软弱疲惫小情绪,想要懒散的趴在某个人怀里睡懒觉,想要不用关注今天的衣服应该配什么样的笑,想要在日落的余晖里跟喜欢的人撒撒娇,敞亮坦荡地伸出手让他抱一抱。

“是啊,”蔡徐坤轻声笑道,淡而温柔的花香扑在他的鼻尖,“好辛苦。”

王先生在照顾人上很有一套,行为处事体贴妥当,蔡徐坤乐得清闲,懒洋洋瘫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等王子异倾身过来帮自己扣好安全带。

晚上行程很简单,先去定好的餐厅吃饭,然后回家睡觉。王子异跟他说的时候,蔡徐坤正低头闻那捧用牛皮纸随意包起来的花,(‘不要被扎到了。’王子异说),他嘴角的笑还没有消,但仍挑起眉毛佯作不满,伪装出来的胡搅蛮缠也很可爱:“难得度假,都不带我去哪里逛逛吗?”

车正好开到路口,红灯亮起来,LED屏上的数字开始从四十五秒开始倒数,王子异转过来看他,目光相交的那个瞬间,彼此都心知肚明。

“跟我在一起就不是度假了?”王子异松开方向盘,冲着他摊开手心,蔡徐坤慢吞吞地伸出手,白皙的手指嵌进王子异的指缝里同他十指紧扣。

男朋友噙着一点笑意将人拉近,靠近的时候垂下眼,看见蔡徐坤长而浓密的睫毛颤抖得仿佛一双蝶翼:“不许闹脾气,”王子异用鼻尖蹭了蹭他的,温软的尾音好似穿过金红晚霞的一阵微风,他很好笑似的轻轻说着,“不就是刚才没有亲你。”

他准确无误地亲吻了恋人上扬的唇角。不远处的交通指示灯上,倒计时还有三十秒。

 

03

他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循着食物香气打着呵欠从二楼走下去,正好看见王子异笨手笨脚盯着时钟煎牛排,后腰围裙带子松掉一半,蔡徐坤就趿拉着拖鞋走过去帮人系好,顺便抱住王子异的腰,手自觉地躲在围裙下面,免得他又开口教育自己会被油烫到。

结果还是被讲了。王子异手上的夹子夹住牛扒一角,小心翼翼地翻了个面,油脂的香味扑面而来:“厨房很热,你到客厅。”

蔡徐坤乖乖走到客厅,看见备好的淡盐水,觉得哭笑不得又莫名其妙,端水喝到第三口,已在脑内回答完“跟养生系男孩谈恋爱什么感觉”,他抬眼望了眼厨房,王子异穿那件粉红色的围裙既奇怪又可爱,留给他一个背影,肩宽腰细大长腿,脑后小辫子仿佛金毛尾巴,在自以为不被人看见的时候也殷勤地摇啊摇。

这场景他之后也都记得。老实说这次罗马行,蔡徐坤记住的都是很小又很平淡的情节,王子异带着他在异国他乡做平常事,两个人一起逛超市,蔡徐坤推购物小车穿梭在货架间,开心得几乎要转圈圈,王子跟在后面提心吊胆,提醒他慢一点,心里又有个声音说蔡徐坤开心就好。

这个人好像很容易开心,又很不容易开心,有时候万千灯海也抹不去他眉宇间的疲倦,有时候一颗软糖就能捕获他的心。

结账的时候他帮着蔡徐坤一起把商品摆上收银台,他掏钱包付钱,瞥见大明星轻松的笑脸,好看的眼睛眯起来,傻乎乎又好可爱,不知怎么就想起来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正好撞见蔡徐坤坐在路边可怜兮兮哭鼻子的样子。

那个时候大明星还不是大明星,只是前途不明的追梦少年小蔡,空乘先生也还不是空乘,只是个因为身上有疤通不过飞行员检查的倒霉男孩。

他在那个夏天的晚上捡到了从公司宿舍溜出来的蔡徐坤,十六岁的男孩子有一张惹人怜爱的脸,哭起来的时候好像只有六岁,新抽条的个子消瘦纤薄,骨骼莹润,王子异坐在他身边,将手搭在蔡徐坤肩上,几乎觉得他瘦窄的肩膀下一秒就要碎在自己手里。

王子异并不会安慰人,只是沉默的轻拍着蔡徐坤的肩膀,后来不知怎么又变成拍他的背。男孩子湿漉漉的睫毛蹭在他的锁骨上,呼吸跟眼泪一样滚烫,王子异从天灵盖麻到后脚跟,一动不敢动,掌心僵硬地贴在他的后背,像安抚受惊的小动物一样顺过他的脊梁。

之后就到街边的大排档去吃夜宵,也聊到许多事情,王子异于是就知道了眼前这个男孩子背负着许多自己难以想象的压力,而蔡徐坤也了解了带棒球帽的少年与飞行员梦想擦肩而过的遗憾,他们凑在一起喝了人生中的第一口酒,苦涩又刺激的味道留在喉咙处久久没有散掉。蔡徐坤抿了两口,又停下来说算了,他白皙的手抚摸着自己脖颈,很郑重地轻声道:“我还要唱歌呢。”

“那真好,”王子异温和地看着他,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宽和地微笑,桌上两瓶新开的啤酒孤独的张望着对方,“我也不喜欢这个味道。”

或许是生长环境的不同,蔡徐坤表达上会比他更加直白而具体,在蔡徐坤一本正经讲着“没有梦想我会睡不着”时,王子异也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不知为何他竟然无条件的相信这个人,相信他说的每个字,相信他值得交付自己未曾跟人说过的梦想,也相信他们年少的心愿全都会成真。

因此在蔡徐坤有点犹豫地问他今后要怎么做的时候,王子异认真地思索了片刻,才将答案说给蔡徐坤听:“我还是想飞。”

他从来喜欢天空,喜欢自由,喜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果梦想不容易实现那就换一条途径,蔡徐坤说没有梦想陪会睡不着,王子异又何尝不是呢。

“等你以后成了大明星,来找我,我带你飞啊。”

到底是当时年纪太小,不知道世上的承诺跟誓言都不能许的这样轻易,也想不到这个仲夏的约定竟然不是虚浮幻影,而是在数年之后能够真正应验的一句言灵。

彼时蔡徐坤笑弯了眼睛,那双多情的眼里仍笼着一层模糊的雾气,在古早的回忆中,一切都是不甚清晰的,只有这个人天真的笑意,只有他明亮的神情,在夜色里如同水底一块连城玉璧,清晰地浮现出来,永远在王子异的脑海中不曾褪去。

——“好啊。”

 

04

蔡徐坤其实是一个挺知足的人,他跟王子异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开心得很容易。

三十分钟前他们从广场旁的小电影馆里出来,抱着一桶吃得干净的焦糖爆米花,他已经许久没在电影院看过电影,更不要说从开场坐到散场灯亮、又优哉游哉地等完彩蛋。同样,蔡徐坤也很久没有这么轻松的走在大街上,温柔的天光仿佛是一场梦,大明星仰起头望着天空中飞过的一群白鸽,再低下头就看见旁边一个长卷发的小姑娘害羞地拉着妈妈的衣角,正咬着下唇对自己笑。

王子异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蔡徐坤蹲在地上平视跟小姑娘的眼睛,一大一小聊得很愉快。他手上拿着两个双球冰激淋,一支给了蔡徐坤,另一支顺手就交到小姑娘手里。

他帮蔡徐坤跟母女俩拍合影,用的是自己的手机,拍的第一张照片中心是单膝跪地隔空对小女孩行吻手礼的蔡徐坤,快门按下去才察觉到自己的偏心,后来又欲盖弥彰地修正多拍了几张。蔡徐坤蹲在地上起哄:摄影师好了没有?王子异说好了,他把手机交到蔡徐坤手里,大明星接过去跟小女孩一起验货,看到一半突然抬头望了王子异一眼,眉毛挑起来有点玩味地笑了。

老实人一头雾水,还没有猜到蔡徐坤往前翻一张,看到了自己昨天晚上偷拍下的男朋友睡颜照,就听见蔡徐坤对着站在一旁的孩子母亲轻声询问:能帮我们拍张照吗?

他们站在赫本吃过冰淇淋的那段台阶前,蔡徐坤对着镜头露出笑脸,是一百零一分的美貌,他握住王子异的手腕,轻而愉快地:你离我近一点。镜头没拍到的地方,王子异手心的热度妥帖的熨在他的后腰上。

织锦流云,湛蓝天际,彩色气球,海盐咖啡味的冰淇淋。

白鸽扑簌簌落在脚边,他的手背在身后悄悄勾在王子异的小指,风将喷泉洒下的水珠吹拂过来,仿若北半球潮湿夏夜里氤氲的一阵温柔雾气,穿越过其中漫长时光,缓缓地降临在这里。

热诚依然鲜活,承诺始终有效,年少的心动从没有变质危险,永远都是最佳赏味期。他们怀抱着一半的梦想,在天光之下忠诚地和另二分之一并肩而立。


【end】

(一个差点忘记的隐藏剧情)

“怎么会想到送我花?”

“啊?那是旁边花店姐姐突然塞进我手里的。”

评论(33)

热度(824)